齐奥塞斯库之死
2017-02-17 17:46:09
  • 0
  • 16
  • 64

 1989年12月25日,掌权25年的罗马尼亚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及其妻子被特别军事法庭枪决,罗马尼亚共产党也随之失去42年的执政地位,国家改制易帜。

一、“革命斗士”、“杰出领导人”

一个贫苦农家的孩子,赤着脚去上学,也买不起课本,

放学后还要去地主家打短工。

勉强念完小学,就离家做学徒,

当过鞋匠和铁路工人,挨饿受冻,艰难谋生。

 

从少年起,他就决心推翻那个剥削和压迫人的旧世界,

15岁加入地下共产党,在反法西斯斗争中多次坐牢受刑,

21岁成为团中央书记,47岁当选罗共中央第一书记,

是罗马尼亚人民心目中真正的革命斗士、民族英雄。

 

刚上台时,他尚能保持本色,体察民瘼,了解下情,

全国的城市农村,到处留下了他视察的脚踪。

他平反冤假错案,努力发展工业,大量建设住宅,改善人民生活,

开创了罗马尼亚的“黄金时代”,经济业绩直线上升……

 

外交上,他捍卫国家主权,反对外来干涉,强化武装自卫,

敢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太上皇——苏联叫板,对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给予公开严厉批评。

在东欧国家,罗马尼亚最早“请走”了苏军和克格勃顾问,

国际社会称誉其为“真正的硬汉”,他和他的国家声望日隆。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其荣誉爵士勋位,

他成为福特、戴高乐、瑞典王室和联邦德国议会的座上宾,受到热烈欢迎;

美国总统尼克松赞颂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领袖之一”;

毛泽东、周恩来也将其引为“老朋友”,给予他的援助格外厚重。

 

二、新独裁者

很可惜,齐奥塞斯库没走多远就倒退了、折返了,

他越来越居功自傲,迷醉于自恋与狂妄之中。

一党垄断的政治体制,领导职务终身制,不断膨胀的绝对权力,

更令他忘乎所以,朝着王朝统治者的老路狂奔疾行!

 

他将所有党、政、军大权都抓在自己手里[i],主宰一切,独断专行,

直接颁布法律、做出决策、任免党政军领导人,不通过任何民主议程;

其他领导人对他只能俯首帖耳,举国上下必须恭敬从命;

甚至连一平方米种多少株玉米,也要他来拍板决定。

 

与他持不同工作意见的同事,都被打成“野心家”、“阴谋家”,

不同政见者轻则被送进精神病院,强迫治疗其“偏执狂”和“老年痴呆症”,

重则被投进监狱和处死,说他们是十恶不赦的“反党分子”和“反革命”。

对民众的请愿、抗议和罢工更是严厉镇压,导致冤假错案层出不穷。

  

在禁止言论自由、“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上,齐氏手段狠辣而独到,

不仅建立了严厉的书报审查制度,连拥有打字机还要得到警方许可,持照领证!

人民没有自由,没有人权,只能鹦鹉学舌,做苦干顺从的奴隶,

谄臣佞人青云直上;正人直士惨遭厄运,丢官丢命。

 

于是,对齐氏的个人崇拜狂潮便铺天盖地,大颂扬之声山摇地动:

“世界杰出人物”、“举世尊敬的伟大领袖”、“民族英雄中的伟大英雄”……

他执政时期成了“历史上成就最卓著的时代”,国家成为“十分发达的国家”,

其夫人也赢得了诸多桂冠,欢呼齐氏时也得同时欢呼她,其生日须举国欢庆!

 

于是,谎言与暴力便联袂而行,阳奉阴违、虚假浮夸之风愈刮愈盛,

“面子工程”、“政绩工程”遍地开花,使这个小国穷国苦不堪命。

1989年,齐氏宣布粮食产量是6000多万吨,已达“人均3吨粮”,

实际却只有1823万吨,搞得百姓吃糠咽菜,或逃出国境。

 

齐氏还规定,每对夫妇至少要生4个孩子,节育、堕胎和离婚皆属违法;

未受孕者须交税,出境寻求庇护者被以“叛国”罪,用机关枪处以极刑!

50万女性由于秘密堕胎缺乏安全性而悲惨地死去;由于妇幼保健工作一塌糊涂,

一年中婴儿死亡率就增长了145.6%,分明是草菅人命!

 

于是,这个舍生忘死推翻专制的革命者,坐天下后成为了新的独裁者,

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对人民实行恐怖血腥的暴政。

所以西方称齐氏是“共产主义皇帝”、“喀尔巴阡的斯大林”,其体制具有

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特务控制、文化管制、经济大锅饭等落后制度的所有特征。

 

三、腐败元首,拒不改革

昔日举国拥戴、风光无限的英明领袖,何以死无葬身之地?

除了专制独裁,还由于他带头腐败,骄奢淫逸。

不受约束和监督的绝对权力,使得他一步步迈向深渊,

其奢侈糜烂程度,比封建帝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封建国王的夏宫旁边,他修建了供自己享乐的豪华别墅,

全国各地还有数不清的“行宫”和“狩猎木屋”,供他及其家属花天酒地。

尤其在任人唯亲、家国一体方面,全世界20世纪的领导人都无人堪比,

罗共中央和政府成了齐氏“夫妻店”,中央会议犹如齐氏的家庭会议——

 

其夫人埃列娜从一个纺织工人变身为化学工程师,再乘“直升飞机”

飙升为中央实际上的“二把手”,统管人事和科教文卫,人称“超级总理”;

兄弟掌管军队、计委、内务部和农业;子女掌管秘密警察、进出口和青年团;

夫妇两个家族有30多人当上中央委员和部级领导,将要害职务包揽无遗。[ii]

 

这个腐败家族还好大喜功,在经济上强制推行高积累、高速度和高指标,

决策屡屡失误,不顾百姓疾苦,造成民生艰难,经济凋敝,社会主义名誉扫地。

连食品、煤气、饮用水、暖气、生活用电以及日用消费品供应都难以为继,

经济与政治都走入了死胡同,人民怨声载道,社会动荡加剧。

 

20世纪中后期,东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进行民主化、市场化改革,

而齐氏及罗共却违背时代大势和人民意愿,不仅拒不改革,反而强化镇压机器。

结果,人民的绝望、愤怒和仇恨与日俱增,犹如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地下岩浆汹涌澎湃,随时会冲天而起;齐氏王朝覆亡在即!

四、山穷水尽,众叛亲离

对绝对权力和既得利益的迷恋,使得齐氏极其顽固和强硬,

终于丧失了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和台湾领导人蒋经国那样的最后机遇。

1989年12月,蒂米索拉市爆发万人抗议,齐氏出动坦克和装甲车镇压,

民众死亡147人,受伤335人,广场上尸体横陈,血流遍地!

 

从这一刻起,齐氏沦为了刽子手,罗共彻底丧失了执政合法性,

全国范围的民主运动“十二月风暴”如火如荼,迅速蔓延于首都和各地。

12月21日,齐氏企图通过召开10万人群众大会,威慑民众,平定“动乱”,

孰料,打倒齐奥塞斯库独裁者滚下台!要自由要面包的口号声却四处响起!

 

在这紧要历史关头,在场的国防部长米列亚果断下令:“不准向人群开枪!”

最后在重重压力下,他宁肯自杀,也拒不执行齐氏镇压民众的罪恶指示!

代行其职责的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上将,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他命令军队“撤回军营!”从而使更大规模的“人民军队屠杀人民”未变成现实!

 

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两个伟大将军的名字!

他们毫不犹豫地摈弃了权力和利益,选择了人民和良知。

10万民众得救了,国家得救了,民主自由得救了!

罗马尼亚翻开了崭新一页历史!

 

齐氏本寄望于枪杆子保驾护航,没想到军人也明辨大是大非,会调转枪刺。

他方知大势已去,忙调来直升机,从党中央大厦的楼顶平台起飞,企图逃逸。

又孰料,在刚成立的救国阵线的指挥下,全国已形成抓捕齐氏的天罗地网,

军用机场、警察局,他视察过的村庄和工厂,竟没有他一寸藏身之地。

 

最后,这个丧家之犬落于士兵之手,被带上特别军事法庭,

尽管他拒不认罪,但法律和人民对这个暴君没有半点怜惜。

1989年12月25日16时,全国民众抗议运动第6天,

正义的枪声响彻天际,齐氏及其夫人倒在血泊之中,魂魄归西! 

五、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有人问,齐奥塞斯库恐怕是“功大于过”吧?何至于对他如此无情无义?

不错,他曾经为人民、为国家做过许多有益工作,甚至出生入死,临敌不惧。

其执政前期,工业产值平均每年增长11.5%,外贸更达到16.5%,

开创了罗马尼亚的“黄金时代”,国家因此享有“欧洲后起之秀”的美誉。

 

但是大家不要忘记,衡量一个政权性质的,主要的不是经济效益,

而是其政治合法性和民心向背;这取决于它是剥削压迫人民,还是为人民谋利益。

执政后期,齐氏的高压统治、高度腐败,以及向人民挥舞屠刀,

就宣告了他与王朝统治者毫无二致, 已成为独夫民贼、社会公敌。

 

在人类历史上,不也曾有无数暴君,把一个落后的国家变得非常强大吗?

秦始皇、希特勒、斯大林、恺撒大帝、奥古斯都大帝……

但那种强大,并非人民的福祉,而只是专制力量所制造的表面繁荣和壮丽。

所以陈胜刘邦造反,强秦转瞬覆灭,西方“大帝”也都一个个身亡命熄。

 

再何况,那种专制独裁体制从根本上阻碍社会发展进步,

不可能带来真正的长治久安和持续的经济奇迹。

齐氏执政后期,经济增速从两位数,急剧下降到2.5%,

百姓吃饭、说话和生命安全无不成为问题,谁还要这样的政权和“主义”?

 

于是,以下现象便不足为奇:“党的军队”不听党的总书记指挥,临阵反水,

“刀把子”、“笔杆子”也与“枪杆子”一起,站到人民一边,倒戈猛击!

占人口17%的共产党员们,竟没有一个站出来捍卫他们党的执政地位,

包括公务员、知识分子、工人阶级在内的全国人民,对易旗改制也毫无异议!

 

这表明,齐氏王朝早已是人心丧尽,四面楚歌,日薄西山,奄奄一息,

“失人心者失天下”,民主、自由、平等、正义才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正如齐氏曾云:“任何专制暴力一旦与人民的正义之师交战,他们必将粉身碎骨”,

不然,即或有西方敌对势力煽动,“铁桶江山”怎会如同朽木,不堪一击?

 

希腊人把诛戮暴君当作公民的义务,古罗马人也将之颂为美德,

“暴君当诛”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更是天经地义,既合人心,顺天理:

“有道伐无道,此天理也”,[iii]“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iv]

“夺然后义,杀然后仁,上下易位然后贞,功参天地,泽被生民。”[v]

  

 《尚书》云:“天作孽, 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活 。”

美国总统杰弗逊曾言:“民主之花是暴君和爱国者的鲜血浇灌出来的。”

 作威作福的独裁者死了,罗马尼亚新生了,人民可以享受民主、自由、平等和正义了,

1989年那个圣诞节,罗马尼亚人民过得是何其痛快,何等开心!

 六、文明与暴力

有人问,这种权力更迭和制度转换,非得用暴力、流血方式不可吗?

我的回答是:和平方式当然好,那样更符合现代政治文明。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就说过:“共和国的精神是和平与温厚。”

美国除了埋葬奴隶制的南北战争外,建国以后从未发生内战和血腥权力之争。

 

先说南北战争吧。战争一结束,林肯就颁发了大赦令,全部南军将士皆被赦免,

包括保护奴隶制的“叛军”首领——南方临时总统杰弗逊和南军统帅李将军。

他们的雕像至今陈列在美国的国会大厦中,享受着“英雄”般的供奉;

在南方,“叛军”纪念馆更是随处可见,经常举行纪念他们的各种活动。

 

这里,没有“成王败寇”的恶性循环,没有清算,甚至没有歧视,

对政治上的失败者未进行任何管制和流放,更没有镇压和判刑。

其后200多年里,美国虽也多次发生政治危机,但都用弹性制度安全地化解了,

政治家并非“你死我活”,国家也再未发生“起义”、“政变”与“革命”。

 

这是因为,他们以宪政作为政治制度的主体框架,不再有硝烟和血腥,

议会选举、分权制衡、舆论自由、保障民权、社会自治使得公共权力无法横行;

民主取代专制,法治取代人治,多党竞争取代一党垄断,协商谈判取代街头暴力,

使得权力更迭制度化了,政治公开透明了,不再有密室操作、宫廷权谋和流血斗争。

 

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实践也充分表明,唯有宪政、民主和法治的政治体制,

才能使政治博弈的代价最小,政治较量的方式最文明。

政治设施有了“润滑剂”、“隔离带”、“防火墙”和“减压阀”,

就不至使造反之火燃遍国中、地下岩浆突然迸发、政治人物饮弹殒命。

 

而在罗马尼亚,压根就没有这样的体制,有的只是国家机器的恐怖与狰狞。

齐氏那种非法和脆弱的权力,如不依赖武力维系,几乎一天也难以支撑。

在屠刀面前,民众充满了仇恨和恐惧,不敢让血债累累的独裁者多活一天

否则,忠于他的势力极可能卷土重来,以千百倍的残暴,将人民淹没于血泊之中!

 

统治者手握专政机器,将手无寸铁的抗议民众诬为“暴徒”,格杀勿论,

人民难道不应当起而自救,除恶务尽,对施暴者斩草除根,毫不留情?

只许他们血腥镇压人民,却不允许人民以暴抗暴,用暴力来埋葬它,这是什么逻辑?

别无选择:杀死杀人者,连同那个杀人的集团、杀人的体制,一块儿葬入土中!

 

事实表明,权力者愈嗜暴,暴死的危险性愈大;种下的是仇恨,怎能收获宽容?

剥夺人民的自由,就等于剥夺自己的人权;拿人民不当人,他自己就难享公平。

正因为如此,从恺撒、查理一世到路易十六,从希特勒、墨索里尼到波尔布特……

千百年来,几乎没有一个专制暴君能得善终。

 

况且,人民并非没有给齐氏悔过自新、改弦易辙、文明施政的机会,

但提出善意建议和合法抗争者,都掉了脑袋,或被关进了集中营。

其实,只有这些信仰民主的人,和他们要建立的宪政民主体制,才具有现代理性,

它既能减少权力过失,又能以和平法治,使统治者免遭非法侵害而死于非命。[vi]

 

然而,这些反对狂暴与极端的“理性派”,以及未来的理性体制,

却早就被独裁者当做异端绞杀了,这样统治者的安全就完全没有了保证。

这无异于自绝后路,自毁屏障,自食其果,自己提前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弱势的民众不过是使用了同样的工具来自卫,怎能谴责他们不够宽容和理性?

 

人治社会,演绎的只能是以牙还牙、以暴易暴、杀机四伏、人头滚滚的图景,

唯有建立起宪政民主政体,才能舒缓矛盾,减少恐怖,化解仇恨,根绝血腥。

在全球民主化已经“第四波”的今天,专制政权已成为大海中的孤岛,

继续搞极权独裁,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孤家寡人,风声鹤唳,日暮途穷。

 

因此,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引领国家走上宪政民主的康庄大道,

这样的人,才是举国景仰、万民拥戴、名垂青史的大功臣、大英雄!

可能还有人过于自信,始终以为自己的运气会好于齐奥塞斯库,

那就试试看吧,逆历史潮流的“硬汉男儿”,会得到什么样下场和名声![i]

 

注释:

[i]齐奥塞斯库一人兼任了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党和国家最高职务。

[ii]齐氏夫人埃列娜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政府第一副总理,在党内掌管干部和经济大权,是事实上的“二把手”。小儿子尼古大学毕业即当了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并且很快成了政治局候补委员和齐奥塞斯库的接班人;其妻先后任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书记、全国少先队组织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职。老百姓说:“全国三代人(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命运全掌握在他们一家人手里。”齐氏的三个弟弟分别担任罗马尼亚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最高政治委员会书记、国家计委副主席、内务部高级警官学校校长。齐氏的哥哥任罗马尼亚驻奥地利使馆商务参赞。甚至连齐氏的妹夫——一个农民,也被提升为中央委员、中央主管农业问题的书记。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齐氏及夫人两个家族成员在党政军界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

[iii]董仲舒:《春秋繁露·尧舜不擅移汤武不专杀》。

[iv]《易·革·彖辞》。

[v]《荀子·正论》。

[vi] 在民主法治国家,政治人物即使犯罪,一般都会受到合法的审判和公正待遇,如尼克松、克林顿、全斗焕、卢泰愚、田中角荣等。

主要参考资料

人民网:《权力导致腐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教训》、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罗马尼亚今昔》、中华论坛网:《齐奥塞斯库政权崩溃的真相》、凤凰资讯网:《1989年罗马尼亚剧变:齐奥塞斯库之死》、网易:《罗马尼亚政变实录》、天涯论坛网:《齐奥塞斯库的悲剧》、铁血网:《齐奥塞斯库覆灭记》、《炎黄春秋》:《齐奥塞斯库之死》、《书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那一段荒诞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