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丽江
2017-05-05 09:43:15
  • 0
  • 0
  • 2

青山四壁环绕,古城三水滢滢,

形似巨形玉砚,文笔翠峰为屏。[1]

文化昌盛之地,不仅地貌文秀,地名文气 ,

更由于30万人的民族创造出了彪炳世界的灿烂文明。 

 

边陲小城,却一贯崇文重教,教化流行;

晚辟之地,却向来知书达礼,诗乐鼎盛。

昨日,纳西王捧汉典,习唐礼,吟诗作赋,文采斐然;[3]

今天,古乐队、艺术团、博物院,文化遗产努力传承。[4]

 

东巴象形字,远古文字之活化石,全球绝版仅存。[5]

东巴文化研究所,翻译纳西经典文献,举世闻名。[6]

白沙壁画,世界绘画艺术珍品,精美绝伦。[7]

纳西神曲,失传古乐重见天日,起死回生。[8]

 

因诗文而结社,丽江自古有传统,

自嘉庆年起,“五社”应运接踵。[9]

牛家院[10],一方文人聚会,捻须搔首切磋吐纳,

嵌雪楼,四海名士登临,琴棋书画异彩纷呈。

 

雪山下,近代诗界四魁首光芒璀璨[11],

书院街,“丽江杜甫”三昆仲大名鼎鼎。[12]

束河镇书香世家,“和氏三兄弟,一门诗书画”[13],

小凉山、阿喜诗社,当代骏马群,广野任驰骋。[14]

 

文昌阁古柏森森,供奉孔圣文曲星,崇尚中原儒教。

科贡坊天雨流芳[15],激励子弟勤读书,尊重知识成风。

郡首建书馆,办学堂,亲力亲为,孜孜不辍。[16]

雪山书院、玉龙书院,人才辈出,灿若群星。[17]

 

造纸村,古老造纸技艺薪火相传,使纳西书画千年如新。[18]

东巴舞,古典舞步伴随现代打跳[19],点燃晚会篝火熊熊。

光绪年,丽江首开云南省白话报纸之先河。

紧随之,滇境第一个活字制造所于此诞生。[20]

 

万卷楼,藏千卷东巴经文、百卷大藏圣经,皆稀世佛义珍典。

藏书阁,存六公土司诗集[21]、诸多文人墨宝,显文雅遗韵流风。

净莲寺,悬明代思想解放先驱李卓吾[22]之题诗文采飞扬。

灵源寺,据唐朝画圣吴道子真迹镌刻之观音仪态雍容。

 

木府殿,高悬历代天子钦赐匾额,记载纳西土司盛衰史。

玉水寨,神殿画廊展馆表演厅,东巴文化精粹皆蒐其中。

文华巷、兴文巷,清代太史第、武校场、民国中学堂沧桑满目。

楼阁前、民宅口,双语匾额楹联古色古香,楷草隶篆各具深功。[23]

 

五凤楼,地理学家徐霞客于此下榻编著。

得月楼,现代文豪郭沫若为之书联题名。

关门口,诞生了当代杰出书画家、音乐家周霖,为纳西族增光。[24]

文治巷,走出了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方国喻,使东巴人四海扬名。[25]

 

丽江民居,三坊一照壁,飞檐斗拱,雕花木门,优雅别致;

纳西庭院,四合五天井,茂树嘉卉,假山流水,幽雅宁静。[26]

四方街,集纳西布局、汉族砖瓦、藏族绘画、白族雕刻于一体,兼收并蓄,

洋人街,现中西合璧,土洋结合,古今一炉,多元包容,协调共生。

 

城市规制,异于中原,不建围墙,不修碉堡,民商皆便利。[27]

三山为屏,三河穿越,依山就水,花木为友,天人好和雍。

保护利用古城遗产有方,被联合国推崇为“丽江模式”,走向世界。

2007年,国际天文学会命名12656号小行星为“丽江星”,光耀苍穹。

 

诗意丽江,喜画、嗜乐之习性源远流长,生成艺术重镇。

人文古城,崇礼、向学之素养年深日久,可谓广博厚重。[28]

又一卷“清明上河图”,游人置身历史画卷,唏嘘不已。

世界三大遗产桂冠[29],皆属名至实归,绝非浪得虚名。

 

难怪,俄国学者顾彼得,竟把他乡做故乡,陶醉幸福天堂19年,乐不思返。[30]

美籍专家洛克淹留27载,成就“纳西学奠基者”“东巴文化研究之父”美名。[31]

台湾纳西学大师李霖灿,剪头上一束白发埋进玉龙雪山,以示魂归故里。[32]

每年千万游客亲近芳泽,无数诗人艺术家寓此读书创作,灵感如泉喷涌。

 

嗟乎!丽江守住了中华文化之根,因文化而美,因文化而兴。

非崇文重教,焉能人文素养深厚,诗书礼乐流行,世风儒雅,人才鼎盛?

愚昧野蛮,寡廉鲜耻,唯利是图,唯权是崇,何止壮丽山水会变得污秽不堪,

呜呼哀哉!人同禽兽,族成异类,国将不国,神州沦亡,这岂是危言耸听!


注释:

[1]丽江市首府原名大砚镇,随时光推移,被逐渐称为大研镇。其西南有文笔山,北有万卷山;城内建有文庙和文明坊;古城内有文明村,下设文明巷、文林巷、文治巷、文华巷,这些地名皆很有文气。

[2]丽江市首府原名大砚镇,随时光推移,被逐渐称为大研镇。

[3]纳西土司皆有文化,均有诗作和诗集问世。如土司木高就著有诗集《玉湖游泉》。

[4]当代丽江政府非常重视文化建设,成立了东巴文化研究所、纳西古乐队、茶马文化艺术团和丽江古城博物院等许多文化机构。

[5]东巴象形文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用它写成的东巴经书现存1000余种,2万余册,是研究纳西族的百科全书。2003年,东巴古籍文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这是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文献首次被列入该名录,也是中国第三个入选该名录的项目。

[6]设于丽江黑龙潭公园内的东巴文化研究所,是举世闻名的东巴文化研究中心,主要翻译东巴经文,研究东巴宗教、东巴艺术、东巴法事等。

[7]大研镇的大觉宫,白沙镇的琉璃殿、大宝积宫,及玉水寨,有大量明清壁画,“专家们认为它是唐、宋壁画艺术的直接继承者,是中国壁画艺术的最完美形式,是世界壁画艺术中的珍品”,“不愧为研究民族史、艺术史和宗教史的珍贵资料”,“因而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张俊:《丽江寻梦》第68页,中国旅游出版社2014年版。

[8]参见本组诗之《赏丽江纳西古乐》注释及《丽江古城》注释11。

[9]自清代嘉庆年起,丽江先后诞生过五个汉文诗文团体。第一个“玉泉文社”由地方名士牛毓麟于嘉庆年间创建;其后,“丽泽(诗)社”由县长杨穆之于民国初年创建;“桂香诗社”由纳西族教育家周兰坪于1914年创建;诗书画乐为一体的“雪社”由纳西族著名画家周霖1940年前后创建;“玉泉诗社”由丽江县政协于1984年创建。这些诗文团体为丽江文学艺术的发展繁荣发挥了重要作用。

[10]指“玉泉文社”社长牛毓麟及其弟的家宅。

[11]指嘉庆以来丽江的四大杰出诗人:回族“雪山诗人”马子云、纳西族“特立独行诗人”兼音乐家牛焘,纳西族“田园诗人”杨竹庐、纳西族“愤世嫉俗诗人”桑映斗,并称“马牛杨桑”。       

[12]纳西族诗人桑映斗,因其诗作多反映民间疾苦,故被誉为“丽江杜甫”,其弟桑炳斗、桑照斗亦是诗人。

[13]即束河镇和志敏、和志钧、和志坚三兄弟,书香世家后代,其中和志钧、和志坚均毕业于北平法政大学,和志钧曾任过民国时期永胜、宾川、景东三县县长,对地方文教事业贡献卓著。三兄弟在文化艺术领域皆有造诣,有诗、书、画传世,所以世人称“和氏三友轩,诗书画一家”。

[14]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小凉山的当代诗人团体,人数众多,成就卓著。他们中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3人,省作家协会会员11人,平均年龄不到40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该团体的诗歌连连在全国性文学刊物上亮相,获奖作品和人数都在不断增加。如,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艺术“骏马奖”中,小凉山诗人获奖就有五届,在全国绝无仅有。丽江的农民诗社——阿喜诗社成立近30年,亦成绩斐然。

[15]官府和民众为庆贺一杨姓人家“一门三举”,捐资修建了一个两层的科贡坊;清末,这个小巷里又出了丽江最后一位进士和庚吉。为勉励后代倾心向学,乡亲们在被烧后的原址上重树科贡坊,并增为三层。“天雨流芳”是一座单檐牌坊,位于木府前街,其汉语含义是天降润雨,滋长万物,散发香气,传播美名;在纳西语中,“天雨流芳”是“特恩吕芳”的谐音,意思是“去读书吧”。“天雨流芳”将汉语和纳西语词义巧妙地嵌合起来,以激励学子发奋读书。

[16]丽江历任地方主政官员致力于建书院、办学馆,振兴文化教育。有的知府甚至在政务之余,亲自到雪山书院讲课,批改作业。据《丽江府志·义学》载,乾隆年间丽江知府管学宣极为重视教育,晚间夜巡听到学堂传出朗朗书声,便表扬乡绅;有子弟不赴学,便严惩其父兄;有乡人不赴学,便究责所在地乡保;对入学儿童还给予一定物资资助。《光绪丽江府志·循吏志》载,嘉庆年间,和费颜任丽江知府,捐俸数百金作为基金,把基金经营所得之利,用于资助赴省城和京城参加科考的学子路费。牛毓麟继承和氏遗志,一面带头捐款,一面向地方士绅筹款,维持基金运作。有科考中榜,而基金不济时,牛毓麟便从自家出资,送至考生家中。他创建了丽江第一个诗文社——“玉泉文社”,并每逢春秋两季文社活动日在自己家准备饭菜,一连三日,鼓励社员吟诗作赋。每当社员写出佳作,便喜不自胜。

[17]仅从1723年“改土归流”到清末1905年废除科举的182年间,雪山书院就出了7名进士、61名举人、12名副榜、28名优贡和拔贡,其他贡生、禀生难以计数。其中一杨姓人家,35年间就出了两名举人和一名拔贡,世称“一门三举”。1868年科考,丽江出了“八举之科”(在一次科考中有八名丽江人考中举人),创下丽江科考历史之最;光绪十五年又出了“四举之科”。  

[18]东巴纸,创自唐代,用云南当地特有的一种天然树木的树皮,经数十道东巴家传的手工工艺制作而成,用来抄写东巴经和绘制东巴画。是当今世界现存的最古老、最原始的手工造纸,有造纸“活化石”之称。此纸原汁原味,古色古香,不仅厚实耐磨,可以双面书写,而且掺入了特有的高山野生稀有植物丽江尧花,由于此花有微毒,从而使东巴纸具有抗虫防蛀特效,保存时间可达八百年至上千年,故民间有东巴纸“千年不腐”“纸寿千年”之说。

[19]丽江人能歌善舞,保存了大量音乐遗产。如东巴经中就用象形文字记录了数十种古典舞蹈的舞谱“磋姆”,不仅是国内少数民族古文字中迄今罕见的舞蹈专著,也是世界上最早用文字记录的舞谱。打跳,是一种最常见的纳西族民间舞蹈,流传于丽江市、宁蒗县、华坪县、永胜县、盐源县、中甸三坝等地。

[20]光绪三十三年,丽江知府彭继志请百岁坊名人和积贤主办《丽江白话报》,成为云南省第一份白话报纸;随后士绅杨宪之在雪山书院成立“丽江活字版制造所”,成为云南铅字排版、活字印刷的发祥地。

[21]“六公”指明代纳西土司木泰、木靖、木高、木公、木增、木青。他们首开用汉文写作之风,并在诗、词、文、赋创作方面取得了很高成就。

[22]即李贽,字卓吾,明代杰出思想家和文学家,中古自由学派鼻祖,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

[23]丽江的古建筑和民宅的匾额楹联有的是汉字,有的是东巴字,有的是两者兼用。

[24]周霖,纳西族人,我国当代著名书画家、音乐家和诗人。一生创作2000余幅作品,并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陈毅赞其为“我国少数民族中难得的画家”,著名国画大师潘天寿誉其画作为“现代中国画中不可多得的妙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吴作人为其题词“金生丽水,艺数周郎”,郭沫若称其为“诗、书、画三绝”。他为人民大会堂云南厅创作的巨幅壁画《金沙水拍云崖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他还曾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25]方国喻,纳西族人,我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在国学、纳西学、滇史、云南地方史、云南民族史、中国西南与东南亚关系史等领域有很深造诣,做出了许多奠基性、开创性贡献。曾任云南省通志馆编审员、中国民族研究会副会长、云南省史学会会长等10多个学术机构和团体的重要职务。是第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26]“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是丽江民居最基本、最常见的型式。正房为“一坊”,三间两层,朝南,面对照壁,主要供老人居住;东、西厢房各三间,是谓“两坊”,也是两层,但进深与高度皆比正房稍小,由下辈居住。照壁之前,有的人家建了门房或商铺,从而形成一个“四合”庭院。每两坊之间有一个小天井,加上中间的大院落即大天井,一共是五个天井,是谓“五天井”。这四坊房屋的楼上楼下都是相通的,所以也叫“走马转角楼”。

[27]丽江古城未受中原建城规制“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途九轨”的影响。城中没有规则的道路网,没有森严的城墙,而是三山为屏,一川相连,三河穿越,家家流水,依山就水,错落有致。这在中国现存古城中是极为罕见的,是纳西族先民根据民族传统和环境再创造的结果,体现了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

[28]纳西族著名学者白庚胜在其长诗《纳西颂歌》、《丽江赞歌》中称颂丽江纳西族“人寡才智富”、“纳西富俊杰”。

[29]丽江荣膺世界三大遗产桂冠:丽江古城——世界文化遗产;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东巴文化——世界记忆遗产。它还有几张“名片”: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国家园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世界上最值得去的100个小城之一、中国最美的六大乡村古镇之一。

[30]俄国学者顾彼得1941年参加国际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和路易·艾黎发起、宋庆龄支持的中国工业合作社协会(简称工合),任丽江办事处主任19年,创办了36个工业合作社,并通过送内地学习等方式,把大批纳西族子弟培养成技术人才,促进了丽江手工业和地方经济发展。1949年他不得不离开丽江前动情地说:“离开丽江的念头或许是永远不可忍受的……我没有在任何地方欣赏过丽江那样宁静、那样幸福的生活。对我来说,那是天堂。”

[31]美籍奥地利学者洛克博士系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撰稿人,1921年至1949年,在美国国务院农业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哈佛大学等机构的支持下,他以美国地理学会赴中国云南探险队队长身份,在丽江从事植物、地理、历史、文化研究长达27年之久,在收集6万多种植物标本的同时,发表了《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被遗忘的王国》、《纳西文献研究》、《纳西人的文化与生活》、《纳西语—英语百科全书》等大量学术著作,在西方享有“纳西学奠基者”和“东巴文化研究之父”的称誉。丽江荣膺世界三大遗产,杰克的研究成果功不可没。1949年他离开丽江前泪流满面地对送行的人群说:“我肯定会回来的!”逝世前他在檀香山说:“我更愿意死在开满鲜花的玉龙雪山怀抱中。”

[32]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纳西学大师李霖灿先生20世纪到过丽江,著有游记《玉龙大雪山》。晚年欲去丽江不能,向大陆政府申请做丽江荣誉公民无果,便剪下一束白发,委托纳西族学者杨福泉将其埋在玉龙雪山之中,以示长眠丽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