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党垮台,不可惜——通过前苏共疯狂杀人得出的结论
2017-03-03 13:27:21
  • 0
  • 4
  • 18

 1991年, 执政70多年、有着1900万党员的苏联共产党一夕之间垮台,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联盟也随之解体,改旗易制。当时,甚至直到现在,我国许多官员、党员和民众还为之深深惋惜。苏共垮台真的很可惜吗?20多年来揭露出的苏共专制、腐败的大量事实,表明其垮台并不可惜。本文通过苏共疯狂杀人的事实,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党,存之有害,弃之何惜!

 

列宁把俄国沙皇统治称为“暴政”,但与斯大林为首的苏共相比,还是望尘莫及。

不算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1918~1921年的内战,

仅仅1930年至1953年,13年中被斯大林政权迫害而死的的人1000万有余。

而从1876年到1905年这30年里,沙皇共处死了486人,平均一年近17人,

是苏共处死人数的1/1600;即使在其“最残忍”时期,

一个月不过判处死刑45人,是苏共迫害致死人数的1/60![i]

 

例一:二战前期,苏共开展清除“反苏分子”、“危险分子”运动,

将占领区的波兰人、德意志人、车臣人、克里木鞑靼人等少数民族视为“异己”,

强迫他们从世代居住的家园,迁移到西伯利亚等边疆做苦役,不愿去的就地枪毙,

其中还包括大量参加过反法西斯战争甚至立过战功的少数民族复员军人。[ii]

被流放者达300~500万,他们被剥夺了基本生活条件和公民权利,

上百万人在迁移途中和流放地悲惨地死去。[iii]

 

例二:从1932年开始,在集体化运动中,苏共强迫农户进入集体农庄,

并对在新经济政策下仅得温饱的农民实行残酷剥夺,无情打击。

他们派工作队挨家挨户搜查,凡有存粮者,都被打成“新富农”,

将土地房产没收,将粮食拿走,将全家人流放或枪毙。

苏共还把搜刮来的小麦向美国出口了40000吨,以示其“强大”。

结果导致连续数年惨绝人寰的大饥荒,饿殍遍野,赤地千里。

 

前苏联农民惨痛地回忆:在数九严冬,村庄里饿死和被枪杀的僵尸无人掩埋,

幸存者不得不吃死尸,否则就得活活饿死,或成为皮包骨头的活尸体。

这次苏共制造的大饥荒饿死多少人?仅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乌克兰

就至少有700万人饿死,占乌克兰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

平均每天饿死2.5万人。[iv]扣除天旱、正常死亡等非人为因素,

加上其余14个加盟共和国,至少有2000万人饿死![v]酿成人类史上最大惨剧!

 

例三:据官方统计,在“肃反扩大化”等政治运动中,

有3,778,234人受到清洗,其中被判极刑和枪决的有786,098人。

其实,还有更多的人并未经“法庭”判刑,在劳改营和监狱中不明不白地死去。

仅从1934年1月至1947年12月,死于感化营和监狱的犯人就达963766人。[vi]

再如,在1934年苏共十七大代表1966人中,有1108人因反革命罪被捕,

他们都未经审判,绝大多数悲惨地死在集中营和监狱里。[vii]

 

以上三例相加,被苏共迫害的人达4000万以上,

其中1000多万人直接死于苏共的专政机器。[viii]

包括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将军、科学家、医生、农民、工人阶级……

布哈林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理论家,十月革命的重要领导人,

由于与斯大林在国家建设道路和方法上发生分歧,

被冠以“间谍和破坏活动”等罪名,处以极刑,一命归西。

 

就这样,“一个政党将自己一半的成员关进了牢房,

一个政权将自己的大多数领导人处以极刑,

一支军队在和平时期几乎消灭了自己的全部高级将领,

一个国家的公民看到门外有汽车停下就怀疑自己将被逮捕”。[ix]

本来应当是人民权益保护神的国家机器,却成了残害人民的“红色绞肉机”,

无产阶级专政变为对人民的专政,迫害死千万人,犹如踩死一群蝼蚁。

 

可见,斯大林哪里是什么“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英明领袖”,

而是人类历史上亘古无前的刽子手、杀人魔王,其双手鲜血淋漓;

斯大林的罪恶,并非仅仅是他个人的罪恶,他与那个党是一个无法分割的整体,

是那个党产生了那样万恶的总书记,反过来,那个党又成为总书记作恶的工具。

所以说,苏共早就不是“为人民谋利益”、“为人民服务”的先进政党,

而蜕变为法西斯党,成为嗜血的食人集团和迫害狂,残暴无比。

 

所以,尼克松说,苏联是靠暴政、利剑、弹压和屠杀来统治的。[x]

戈尔巴乔夫将苏联的制度称为“残酷的极权主义制度”、“毫无人性的制度”,

那样的社会主义是“兵营式的社会主义、暴力的社会主义”。[xi]

中国的伟大思想家顾准也说,斯大林的“专政”,是“反动的专制主义”。[xii]

他们“把人民群众当作敌人……实际上是把自己当作人民的敌人了”[xiii]——

被林彪四人帮迫害致死的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的话,既可用于此,亦可用于彼。

 

纵看历史,横观世界,凡专制权力,都不惜以严厉镇压,来维持其不合理秩序,

但仅此一条,就使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完全失去——

向人民举起屠刀,滥杀无辜,就连稍好一点的封建王朝都不肯这样做,

苏联人民为什么要这样的政党、政府和制度?他们从怀疑、屈辱到愤怒而起,

顷刻间,大厦倾颓,执政党下台,政权颠覆,这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

毫无人性、迷信暴力、血债累累的势力,必被人民所灭,此乃千古铁律!

 

现代政党规律告诉人们,凡是像苏共那样极端自私的政党,

都搞专制而不搞民主、搞人治而不搞法治、搞一党垄断而不搞竞争性选举,

因为只有那种不受挑战和监督的体制,才利于其党谋私,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正因如此,斯大林、齐氏、金氏王朝,都不惜以杀人来维护其专制体制和既得利益。

这种穷凶极恶、自绝于人民的党和政权,它们覆灭了,有什么可惜?

它们不垮台,人民不容,天理不容!除非是世界愈来愈走向不文明的末日!

 

注释

[i]据索尔仁尼琴在《古格拉群岛》中引用的俄国刑法专家的统计,1905年俄国革命后,被沙皇政府判处死刑的数字陡然上升,从1905年到1908年共处死了将近2,200人,一个月平均处死45人。裘真:《谁更暴》,中国禁闻>新闻评论,2017年01月10日。

[ii]如,在被流放的卡尔梅克人中大约有8000人在战争年代因英勇精神而受到了苏联的嘉奖。1.56万名卡拉恰伊族战士(每5个卡拉恰伊人中就有1人)参加了反法西斯会战的后方部队和工作队,9000人或11%的人口牺牲在前线。其中数千名卡拉恰伊人被授予苏联勋章和奖章。刘显忠:《二战爆发前后苏联对少数民族的强制迁移和流放》,《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7年第2期。

[iii]如在哈萨克斯坦,1949年对特殊移民登记时发现,20.7%的卡尔梅克人,23.3%的车臣人、印古什人、巴尔卡尔人和卡拉恰伊人,10.1%从克里木迁来的各个民族人死亡。刘显忠:《二战爆发前后苏联对少数民族的强制迁移和流放》,《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7年第2期。

[iv]2000年11月24日至29日,乌克兰在首都基辅的“乌克兰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克格勃档案:在1932年至1933年,乌克兰饿死了七百万至一千万人,每天饿死两万五千人。但是学者指出,当年的官方档案并不完善,实际上每天饿死三点二至三点三万人,总共饿死人数占乌克兰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万人的追悼纪念集会上发表演说指出,这一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是前苏联对乌克兰的种族灭绝罪行,“每分钟有十七人饿死……比法西斯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还要多。”本诗中所采用的总数系克格勃档案的最低数字。网易历史综合:《斯大林:黑暗中的秘密》,网易>新闻中心>历史,2008-12-22。

[v]参见信力建:《苏联大饥荒真相》,文档资料共享网,2012年06月20日;袁晞:《斯大林时代苏联非正常死亡人数逾千万》,人民网,2011年06月27日。

[vi]2002年,《苏联历史档案选编》(执行总编沈志华)在中国出版,其中第30卷《苏共中央政治局大镇压事件复查委员会的简要报告(1988年12月25日)》中写道:“研究国家安全机关的文献资料确定,1930年至1953年间根据由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会部、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会部、国家安全部等机关起诉的刑事案件,有3,778,234人受到镇压(清洗),其中被判极刑(枪决)的有786,098人。另据前苏联内政部长C.克鲁格洛夫(他本人曾是斯大林镇压的积极参与者)给赫鲁晓夫的报告表明:“1930年至1953年间遭到镇压(清洗)的人数约为370万,其中76.5万人被枪决。”其中绝大多数未经过司法机关的审判。这份资料被前苏联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总统特别顾问亚·尼·雅科夫列夫引用过,雅科夫列夫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时代都担任了“政治镇压受害人平反委员会”的主席,所以他引用的数字应当是可靠的。另外,前苏联陆海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沃尔科戈诺夫上将在担任苏联国防部军史研究所所长期间“有权查阅所有档案馆资料”,他说:仅“在1937和1938这悲惨的两年里,照我的看法,大约有三百五十万至四百五十万人遭到镇压,其中有六十万至八十万人死去是判了死刑的。”另外,美国某大学提供的前苏联秘密警察逮捕和审判的逐年数据是80万人左右。这几个数字比较接近,可见是比较可信的。参见亚·尼·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改革运动》;裘真:《谁更暴》,中国禁闻>新闻评论,2017年01月10日;《斯大林时代大清洗的数字》,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

[vii]《斯大林时代大清洗的数字》,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

[viii]前苏联陆海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沃尔科戈诺夫上将在担任苏联国防部军史研究所所长期间指出:“根据我在档案馆发现的一大堆并非总括性的而是‘中间的’数字,我作出如下的统计。在1929年到1933年间……总共有一千九百五十万到二千二百万苏联公民成为斯大林镇压的牺牲品(不包括战争年代)。”英国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在《大恐怖》一书中认为,仅在1936年至1938年至少有600万人被捕,300万人被处死,200万人被埋葬在集中营。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其《大失败》一书中认为在斯大林时代“有数百万人惨遭杀害”,受迫害的人数“可以绝对有把握地估计不少于两千万,可能高达四千万”。据《莫斯科共青团员报》1988年2月报道:在斯大林1953年去世之前,全苏联共有1200万人进了劳改营,2000万反对农业集体化的农民被判徒刑或流亡。另据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米高扬回忆,从1935年1月至1941年6月的六年半中,苏联大约有2000万人遭到迫害,其中700万人被枪毙,这还不包括死于集中营及押解途中的人。转引自裘真:《谁更暴》,中国禁闻>新闻评论,2017年01月10日;袁晞:《斯大林时代苏联非正常死亡人数逾千万》,人民网,2011年06月27日。

[ix]肖德甫:《大国法则》,中国华侨出版社,2009年版,第146页。

[x][美]理查德·尼克松:《不战而胜》,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年版,第160、332—333页。

[xi][俄]米·谢·戈尔巴乔夫:《对过去和未来的思考》,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第19、71页。

[xii]转引自高建国:《拆下肋骨当火把——顾准全传》,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418页。

[xiii]《刘少奇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309页。

 

参考文献

[俄]索尔仁尼琴:《古格拉群岛》

[俄]米·谢·戈尔巴乔夫:《对过去和未来的思考》

[俄]尼·伊·雷日克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俄]亚·尼·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改革运动》

[美]大卫·科兹、弗雷德·威尔:《来自上层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

[美]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斯大林时代》

李俊生译:《雷日克夫谈苏联解体、苏共失败的原因》

周尚文等:《苏共执政模式研究》

黄苇町:《苏共亡党十年祭》

沈志华总编:《苏联历史档案选编》

人民网:《前苏共惊人的腐败内幕——苏联巨变大揭迷》

肖德甫:《大国法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