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谪居儋州
2018-02-03 10:56:49
  • 0
  • 0
  • 0

 旷世文豪,千古贤良,忤时遭谤,颠沛四方。

风烛残年,万里投荒,孤帆越洋,凄凄惶惶。

天远地僻,林深草莽,酷热潮湿,瘴疠交攘。

举目无亲,栖居无庐,罹病无药,衣食无傍。

花甲病翁,旷达豪放,随遇而安,未有颓丧。

结茅为庵,蔽雨御寒,蛇虫伏地,蚊蝇绕梁。

生之谓宅,死之作坟,枕落枯叶,榻洒星光。

变卖酒具,以补衣食,草蓑蔽体,薯芋充肠。

烤鼠薰蝠,半人半禽,霜发披散,对月举觞。

林泉怡目,鱼鸟悦心,垂钓赏莲,诗兴高昂。

 

四海一体,华夷不分,异族黎苗,亲如家人。

入乡随俗,学讲俚音。笠屐往还,俨然土民。

野菜同食,山果同啖,拄杖扣门,浊酒共樽。

土著黎农,刀耕火种,衣不蔽体,谷不连噸。

 东坡苦口,教其细作,躬耕菜畦,瓜果馈邻。

百姓炊饮,直取河塘,偶有掘井,既咸且浑。

勘察水脉,东坡躬身,选址凿井,民享甘醇。

翁媪有疾,亲煎汤药,兼授医术,疗疾救人。

匮纸少笔,土法制墨;稻米酿酒,技传至今。

浸濡礼义,调处纠纷,教化日兴,移俗易心。

开筵书院,授业解惑,诵声琅琅,学者彬彬。

琼岛科考,始破天荒,登榜及第,鱼贯而进。[1]

骚人墨客,携壶酬唱,人文之盛,不殊浙闽。

 

东坡不幸,琼崖有幸。谪居三载,遗惠无穷。

文教大开,赖公亲启。人才辈出,公为园丁。

琼州文明,蕃于苏子,天涯雪爪[2],薪火相承。

立功立德,高山仰止。诗词文章,世代争诵。

如今儋州,文潮汹涌,诗社林立,佳作丛生。

田妇野老,出口成章,楹联充乡,书法盈城。

民间艺术,誉满四海,文明城市,榜上有名。

告慰苏公,不见苏公。 唏兮嘘兮,辍笔涕零!

 

[1]东坡北归后,大观三年(1109)儋州人符确成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填补了海南无进士的空白。绍兴年后,又有赵荆、王霄、李迪等中进士。元至清代,据钟平《历史上的儋县教育》一文记载:“元代儋州荐辟者有符瓈、谢有奎、黄珍、陈乾辅、羊倚等5名;明代中进士者薛远(官至户部尚书),中举者35名,举岁贡、恩贡、拔贡副贡245名;清代中进士黄河清、王云清,中举者66名(含武举),举岁贡、恩贡拔贡、优贡副贡者有286名。”

[2]苏东坡《和子由渑池怀旧》诗云:“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此即成语“雪泥鸿爪”之来历。此处以“天涯雪爪”比喻苏轼在海南留下的精神与业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